琴器之美,千古共赏

来源: 七弦古琴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2-25 | 阅读:473 | 评论:0
古琴之美,其类多矣。有意境之美、曲韵之美,有音色之美、妙指之美,更有琴器之美、谱字之美。然众美之中,考之他乐皆有,非古琴之独擅,而唯琴器之美,则可以为天下乐器之冠。非他乐能望其项背,待吾与君一一道来。

一、琴身之美

琴器之美,目及皆是;望之周身,皆有韵致。从琴首的蝇头、琴轸,到琴尾的冠角、雁足,处处都流美无限,深藏佳韵;生机昂然,充满古典的审美情趣。


琴首美

在琴首部位,飞动的蝇头、静默的凤舌、疏朗的琴穗、清雅的琴轸皆各具美态,他们组合在一起,又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琴首画面,似饕餮图案一般,具有一股神秘的美感。

七根琴弦之蝇头,似七只玉蝶翩翩飞来,落在岳山之上,默然无语,仿佛沉浸在千年的乐梦之中。

琴头方圆各有所致,琴额有的镶嵌古玉,散发着幽朴的气息。有的承露上饰以花纹,更增加了琴首的古雅之美。琴托与凤舌,加上琴轸与琴穗的点缀,真有百千仪态。琴首下的琴轸,似琉璃净瓶,光洁可爱。下面的琴穗,有的似道肖拂尘,有的如美人垂辫,美韵无限。


古玉镇首,倍增古韵;七根蝇头,似蝴蝶栖枝,各有神态。


琴首之上,蝇头若栖蝶将飞未飞。下面的琴轸光洁可爱,如琉璃净瓶,下垂琴穗,似七宝璎珞,美不胜收。


琴额镶古玉一枚,彰显琴之灵韵,更添古静之美。


琴额上镶以七颗宝石,使古琴带有婉约的气质。


金黄色的琴穗,似剑穗一样,飒爽有姿。


紫色琴穗,更像道家的拂尘,飘然有仙气。


玉轸、黄穗、粉绳、褐漆断纹杂以朱砂,整个琴首充满灵动的气质,像清灵之少女。


琴尾美

琴尾之美,其一美在冠角之纹饰,多云纹之缱绻,似白云舒卷于太虚;亦有莲纹冠角,更具出尘之韵。其二美在雁足,特别是玉质雁足,缠上数根琴弦,自有纤纤之美态,如诗似画。在琴体的衬托下,有的雁足若幽花两开,如闻其香,充满幽素之美。


云纹的冠角,舒卷自然。


莲花状冠角,似闻淡香。


卷草纹冠角,典雅素洁。


雁足似玉梅一朵,开在琴底。


两支雁足,似紫荆花开。


幽花一朵,静开千年。


碧玉作雁足,古朴似有幽香。


琴徽美

历代琴徽多用贝壳制成,镶在琴上,有如明月在天,光洁可人。亦有用片玉、黄金、宝石等等制成,点缀琴身,若吉光朗照,辉映沧海,使得古琴更具高洁出尘的美质。还有以古瓷作徽,清雅可观,各呈其美。


古玉作徽,沉静幽朴。


黄金之徽,堂皇大气。


钧瓷作徽,更有宝石一般的高贵气质。


片玉一枚,如明月东升,穿透彩云。


二、漆饰之美

古琴既是乐器,同时亦是漆器。中华漆器,源远流长,漆器之美光彩焕然,巧夺天工。古琴将乐器与漆器完美的合而为一。传统的大漆工艺将古琴之美,推到一个更高的境地,给古琴穿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。古琴的漆饰之美可分为三个方面:

素漆美

常见的古琴,一般素琴较多。上等的漆艺使这类素琴具有瓷玉一般的质地,明镜一般的光泽,手感极佳,光彩照人。尤其是黑色古琴,宛如墨玉,古雅沉静。


纯黑素琴,宛如墨玉,大气沉敛、幽深无际。


纯黑素琴,光亮如镜。


纯黑素琴,流波照影,净若琉璃,令人爱不释手。



彩饰美

还有一类古琴加入了一些纹饰与色彩,使琴身呈现出白云苍狗般的美丽画卷。有的古朴,有的华丽,有的神秘而幽深,带给人丰富的审美享受。其中黑红相间的古琴,深得汉代漆器之大美,高贵、大气,望之犹如一股堂堂大汉风范。


大片黑色中,杂以深紫,彰显高贵大气,一种静穆深沉之美。


大片深灰,加入朱砂,似深秋枫叶之绚烂。


褐黄杂糅,亦如秋日之原野,美景无限。


断纹美

古琴的漆饰经过数百年的流传,漆而受琴声所激,本身还会出现各种斑驳的断纹,更是为古琴增添了古旧的美感。这些断纹有的如天光云影,有的如古木苍然,它们沉淀了历史与光阴,承载了多少不朽与传奇的故事。


冰裂纹加蛇腹断,似天光云影,流波轻漾。韵出天然,美之至也。


鱼翷纹,斑驳陆离。


小蛇腹断,像千年古树,透着苍古气息。


鱼翷纹加小蛇腹断,像一幅光影流动的画。


大蛇腹断,似俯瞰荒丘,具粗犷之美。


流水断,似静水波纹。


三、题刻之美

琴乃君子之器,琴乐乃文人音乐,历代的文人们都喜欢将自己的琴起个名字,刻于琴的背面。亦有好琴者将诗词或琴记刻其上。这些题刻是书法与雕刻的结合,再加上琉的漆饰衬托,由此形成了丰富的古琴铭刻之美。这些题刻之美体现在三个方面。

命名美

文人们对自己爱琴的芳名,一般是将其对琴声的感受,或弹琴的志向用一个词来命名。这些名称或听来或悠远、或静默,或响亮、或朴素,带人进入一个美好的想象空间。比如“玉壶冰”、“寒泉漱石”、“梅梢月”、“万壑松风”、“玉箫”、“天风环佩”、“沧海龙吟”等等,单听这些名字,都觉如诗如画。


此琴名取意唐韦应物诗句“独怜幽草涧边生”,抱琴独处,天地为怀,意象幽深。


此琴名取意唐王昌龄诗句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,冰心晶莹、言辞难表,唯琴音袅袅,只为知音而鼓。取意含蓄有致。


书法美

古琴的题刻文墨,许多出自名家之手,有着极高的书法造诣。有些虽不具名,亦是一流翰墨高手所题,流美无限,蔚为大观。而琴腹之题刻,加上漆饰与断纹之衬托,更有一般书法不具备的苍古之美,极具审美价值。


此“玉玲珑”三字,取法夏承碑,古意昂然。若有琴音如玉,当为人间至宝。


此“飞泉”二字,真有飞瀑流泉之势,笔势飞动,灵气十足、生机盎然。



篆刻美

在书法与诗词的映照下,琴上再加上一方或数方印章,更是将古琴的题刻美发挥到完美的极致。而篆刻的内容除了琴人或斫琴人名号外,亦往往与琴音有关。


“精和”二字,典雅精致。


“玉泉”


“春草池馆珍藏”


“饲鞠通室”印,劲健有神。


四、琴制之美

琴器之美,更在其形。天下之乐器多矣,几无一种能似古琴这般百变其形,却又不离其宗。每款琴式各具其貌,独有其神韵、气质,此古琴之最奇特处。自伏羲造琴以来,历代皆有弹琴圣贤与名家参与琴器之设计,三千年来,汇成今日琴器之大观,琳琅满目,令吾人叹为观止。

众器之中,伏羲式之宽宏,仲尼式之清雅,落霞式之柔婉,蕉叶式之灵动,师旷式之古拙,绿绮式之秀逸、云和式之玲珑、正合式之简洁、伶官式之小巧、神农式之质朴,连珠式之飞动,宣和式之自然,灵机式之清幽,凤势式之道风……如此众美汇聚、芳名连璧,可谓夺造化之神,秀天地之灵。

让我们先来欣赏这些琴器的超凡气韵与翩翩风度:


伏羲式。一派汉唐风范,宽弘大气,雍雍穆穆,鼎鼎唐物,泱泱盛世之风。


仲尼式。清雅秀逸,方整简约而神气内敛,有谦谦君子之风,深具儒者之韵。



师旷式。大肚能容,憨态可掬。此琴式奇古出尘,出自道门之师旷,信然矣。




绿绮式。秀雅不凡,似宝瓶一只,亭亭玉立。上古四大名琴之一即是此绿绮式。


宣和式。丰神秀润,和雅静逸。圆中有方,深得中和之韵。宣和年代,是中华文化审美的一个高峰。


神农式。质朴无华,韵出天然;厚重古拙,神情内敛。悠悠古风,上追三王。


伶倌式。小巧精雅,玲珑别致。此琴式望之真有伶人默立之态,楚楚可怜。


连珠式。体势颀长,秀意玲珑。颈腰之连珠设计,令人悠想无限。


灵机式。清和灵动,骨骼清奇,默然独处,自有一派仙风道骨。



蕉叶式。形如蕉叶一片,精巧自然。两边弧形似流波漫卷,极富律动之美。

总结一下,拥有如此之多美质于一体的古琴,究竟是什么?什么样的乐器能如古琴这般秀出众芳?为什么一种乐器能有如此之丰富之美韵?答案是因为古琴是古代文人们的钟爱所在,所以才赋予其无与伦比的美学意韵。古琴是乐器,是一件与众不同的乐器,是历代文人审美结晶的一件乐器。一张能传世的古琴,必是一部古典美学的凝聚之作。

吾人闲坐,雅琴在室。或如圣贤在旁,或如美人玉立,或如君子驻足,或如道人临尘。望之风神骨秀,扣之清音琅然,抚之意象万千。如此静雅超凡之器,君子何可缺之,有一床则安,得两床则喜,具三床则佳,琴人更是多多不厌。无怪乎宋徽宗赵佶曾建有万琴堂,欲收天下琴器之美者。想象其貌,定是满堂芳菲,古静幽奇,博采众美,何物可比!

古琴是一部书,一部古典美学的上乘经典。

胡思琴
2019年元月18日于合肥
发表评论共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图片更换
0条评论
网站首页 | 古琴资讯 | 古琴视频 | 古琴曲谱 | 古琴教学 | 古琴招生 | 古琴名家 | 古琴培训机构 | 中国古琴网 | 触屏版
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5014945号-1 扬州双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514-80117854 联系QQ:1572226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