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读丨与琴共老

来源: 互联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5-24 | 阅读:188 | 评论:0
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梦中总有处旧地,乌衣老巷,绿芜庭院,阳光从轩窗射进屋里,墙上古物与家具、人融为一体,一曲《琴师》沁入心骨。琴曲萦绕间,几上那炷檀香袅袅飘去……


琴乃上古之器。七根弦用丝线缠绕做成,粗细各异,最粗的低音弦需百来根丝线组成。几百根丝线缠绕成弦,如秋水共长,波光云影、万壑松风都可寄予其上。

2019年暮春,杭州太音琴社,一场名为“友桐思韶”的琴展开幕,里面展出的琴全是斫琴师丁志标手作。这位别号汝瞻的斫琴师是我市古琴制作技艺的传承人,喜欢绘画、篆刻,至2007年起他就每月两趟跑杭州拜师习琴。在他看来,华夏文明的印记在每个人身上都有,只是这扇门未被打开,一旦打开,便是情深意长。2009年是他精研斫琴之技的开始,一盏淡茶,几帘竹风,守着闲静岁序,外人看来他有隐士风骨。

丁志标家里的古琴形式丰富,有正合式、仲尼式、落霞式、混沌式、师旷式等,静物虽无声,但每张琴都在等候,琴声若流水般涌来瞬间就可以淹没你我,日月山川,个人是如此渺小。主人给其中一张凤嗉式古琴取名“独幽”,也是接近道家的平和及与自然的关联了。他的古琴作坊里有许多等待再加工的古琴坯件,并备有坯房和用来漆琴、砂琴的各个工作空间,还有随处可见的制琴工具,相信他在这里斫出的每一缕光,都照进了身后的履痕。

古琴制作技艺复杂至极,制坯、髹漆、装配……一张琴上百道工序,每一道都会影响最后的结果,历时几年也有可能。在诸多工序中,又以选得良材为首。高山上的树木生长缓慢,木纹细密,是好材之一。而用老木制作的古琴,声音频率范围远远超过用新木制成的琴,特别是泛音。古书记载,最好的斫琴材料是取自庙宇老屋或败棺的桐木、梓木。因为经过时光的淬炼,这些木头中已没有水分,以手击木,音色清亮。但要找到这等好材料并不容易,丁志标特意到四川找回一批老梁柱,用来做古琴最好不过。而那些被遗忘的旧物,又何尝不期待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呢!

传说吴钱忠懿王酷爱古琴,曾派人到各地为制作古琴寻找上乘木材。其中一人来到天台山,在山顶上留宿。深夜,他听到轰隆声响,沉重有力犹如突如其来的雷雨。他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,很是恐惧。次日清晨跨出房门,环顾四周,只见一根巨大桐梁从庙里倒落在山石上。他携梁而归,制成“洗凡”和“清绝”这两张著名古琴,音色之深堪比天籁。

古琴发音清微淡远,为天地之音,槽腹结构尤其槽腹的密度是决定其音色的灵魂。丁志标为此专门请教过古琴大师龚一先生。面底之间的厚薄及槽腹的处理方式极为重要,其间各种微妙的音色变化,是历代琴人在不断操弄与研琴之间验证所得。一张优秀的古琴问世,除了精良的材料,高超的斫琴技艺,还需相当的弹奏水准,这是一个演奏与制作相互关联相互促进的过程。

古琴还是中国传统漆器中具有代表性的事物。它色泽温润,黑和红是水火之色,阴阳相感,无处不流露出中和之气。给琴上漆又含多道工序,每道工序均须反复阴干、打磨、补灰。层层上灰,覆盖了过往破碎的梦,等待涅槃重生。八宝灰由金、银、朱砂、瓷粉、珍珠母、孔雀石等细末合成,质地坚固、耐潮。想必是唯有内心丰厚了,才足以抵挡外界的苍茫。

一张琴的制作要经历四个季节。时光流转,物候变迁,古琴凝聚了制作者所有的心血,当中眼力、耳力、巧手、定力缺一不可。聊起对斫琴的执著,丁志标笑言自己对“寂寞”这两字很享受,只要有琴做,可以五年不出门,他认为只有斫琴之人才能与琴由内而外地交流。人世繁华之象,终归是渺若微尘,不能长久,所以我们应有所爱与求,斫琴打谱也是其一。《说文解字》对“琴”的注释是“琴,禁也”。有人说它具有神奇的功能,曾经习琴的我相信这个说法。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多少兴废沧桑,阴晴冷暖,皆藏于琴曲,抚琴人自是寄情于咫尺天地间,追求精神的自由。

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”古琴在《诗经》中出现过十次;司马相如一曲《凤求凰》,让卓文君仰慕其才情,写下“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”的爱情诗句;晋时嵇康临刑前,潇洒奏一曲《广陵散》,至今为千古绝响。

今天,对这些真正深人古琴世界的人来说,他们在继承了人类古老文化的同时,也是在修心与渡己。人琴合一,与琴共老。

小贴士:古琴制作技艺,系东阳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发表评论共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图片更换
0条评论
网站首页 | 古琴资讯 | 古琴视频 | 古琴曲谱 | 古琴教学 | 古琴招生 | 古琴名家 | 古琴培训机构 | 中国古琴网 | 触屏版
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5014945号-1 扬州双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514-80117854 联系QQ:157222643